堇道是个大鸽子

其实我不是文手,也不是画手,我是鸽手

【all唐】论那个唐晓翼究竟是什么人

论坛体尝试

感觉格式好像不是很好,还请谅解一下

这是一个大家一起来吹唐的故事

  

  

    主题:论那个唐晓翼究竟是什么人

  

1L/楼主 已被闪瞎

  

  如题,我是一个新冒险小队的队长,最近我们正在收集去浮空城的秘境珍宝,突然在途中冒出来了一个穿着奇装异服气死我们全员的自称唐晓翼的少年,说要来帮我们,是什么引导者

  

2L 占沙发小能手

  

  看楼主ID这一定是有故事的人

  

3L 吃瓜子群众

  

  楼主去哪里了!卡在这里莫名难受!

  

4L 他炒鸡帅

  

  我不是很清楚唐晓翼到底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他真的好帅!!!

  

5L 吃瓜子群众

  

  瞬间抛弃楼主前来慰问楼上

  

6L 希望能成为专业破谜者

  

  4L说出你的故事

  

7L 已被闪瞎

  

  喂各位我还没死呢,还有人听吗

  

8L 占沙发小能手

  

  不想要楼主了肿么办

  

9L 帅的人都是宝藏

 

  回复7L:等等我们先听4L讲故事(按住楼主躁动的头)

  

10L 他炒鸡帅

  

  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很早以前在某次旅行中遇到了他们小队,就是很友好地打了个招呼而已,然后因为我们和他们小队物资出了点问题就互相交换了一些,也算是有了一点交情。而且不得不说唐晓翼是真的帅!

  

11L 帅的人都是宝藏

  

  这哪里是没什么啊啊啊,实名羡慕!!!

  

  

12L 喜欢帅的人

  

  实名羡慕加一!!!这种操作我原地升天啊啊啊!

  

  

13L 所以为什么这么淡定

  

  加二啊啊啊啊啊啊(别理我我疯了)

  

  

14L 请叫我雷锋

  

  回复6L:祝你成功

  

15L 想去浮空城

  

  等等唐晓翼为什么在冒险小队?楼主不是说他是引导者吗?(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事情越发有趣)

  

  

16L 希望成为专业破谜者

  

  我也发现了!是怎么一回事!话说楼上我们的ID有这异曲同工之妙啊(伸爪)

  

  

17L 想去浮空城

  

  回复14L:伸出爪子使劲握

  

  

18L 已被闪瞎

  

  我自行忽略楼上大型认亲现场,大声问10L是怎么回事,他还有没告诉我们多少事情!

  

  

19L 他炒鸡帅

  

  诶诶诶?我也不是很清楚啊后来都没有什么联系了来着。。。

  

  

20L prprpr

  

  诶你们这么快就转换话题了然鹅我还在回味小姐姐的经历

  

  


……

  

  



……

  

  

34L txy官方后援队队长

  

  这时候就需要我这样一位专业人士来为各位普及一下了。

  唐晓翼是海龟岛圣斯丁学院xxxx届学生,因长相帅气而颇受欢迎,并且是校园中的小霸王,不过很讲义气会帮助朋友。在一次体育课翻单杠摔倒后发现患有家族遗传的渐冻症,被诊断只剩一年的寿命,但是他在医院里认识了几个好朋友,都是患绝症的儿童,然后他带着他们一起出去冒险,后来他们闯出了名气,唐晓翼也成了一个比较有名的队长。

  后来他的同伴们都因绝症去世,也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就去当了一个引导者来帮助其它小队。

  

  

35L 他炒鸡帅

  

  所以说还有后援队吗啊啊啊,请让我加入!

  

  

36L 为他疯狂

  

  哪里来的这么棒的人啊啊啊啊啊啊真是炒鸡喜欢他了!

  

  

37L 你们这些人

  

  逐渐忘记这个帖子本来干嘛的

  

  

38L prprpr

  

  我也想加入组织!

  

  

39L 想去浮空城

  

  为什么没有遇到这么一个引导者硬硬硬

  

  

40L txy他真的很好

  

  注意到最后一句话来吗,他的同伴都离开了,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41L 喜欢帅的人

  

  看到了啊啊啊我好心疼他的啊啊啊啊啊啊,请让我来做您的同伴可以吗

  

  

42L 所以我真的不淡定了

  

  8102了楼上,醒醒

  虽然我也很想啊啊啊啊啊啊

  

  

43L 所以就我还正常

  

  满屏只剩那些ncf的啊啊啊啊啊啊

  

  

44L 我就是喜欢他

  

  楼上别ky好吗

  不喜欢别进来

  

  

45L 逐渐冷静的我

  

  回复37L:你唤起了我对楼主的回忆

  

  

46L 已被闪瞎

  

  原来你们还记得我

  

  

47L 楼主我想你

  

  楼主看到我的ID了吗,我一直等着你的!

  

  

48L 已被闪瞎

  

  说实话我知道了这些以后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我们小队的经历

  他带我们去他的学校,坐的是大西洋船王的直升飞机!!!了解一下!!!我们小队当时全员懵逼,然后他还特别轻描淡写说因为我和亚瑟关系好啊

  但是这还不是关键

  船王亚瑟和他的关系似乎好得过头了!

  我们看到过亚瑟捏他的脸,他还笑得贼开心,当时就是打成一团了解一下?!!!

  

  

49L 亚唐一生堆

  

  孙子快来看你奶奶萌的cp发糖了啊

  

  

50L 喜极而泣

  

  md终于发糖了我爆哭啊啊啊

  

  

51L 鸡冻但是懵逼

  

  就我一人站唐亚?

  

  

52L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亚瑟那么矮怎么会是攻(被打)

  

  

53L 吃瓜子群众

  

  这么一发召唤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54L 乔唐一被子

  

  静静地看着你们好像不关我的事

  

  



……

  

  


……

  

  

71L 已被闪瞎

  

  冒出来的什么奇怪的东西我已经不想管了,我还想说的就是到了学校以后,一进校门,就有一个头发像火龙果的一个人带着一堆红头发的人出啦迎接

  然后那个头靠近说了几句话(我怎么看都像咬耳朵)然后两个人就抛弃我们一起走了

  

  

72L 给乔治会长打cal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主你这么说会长的头发他会来揍死你的!

  

  

73L 看戏看得开心

  

  我似乎知道楼主的ID怎么来的了

  

  

74L 乔唐一被子

  

  这里才是用的到我的地方嘛!

  为他俩疯狂打call!

  

  

75L all唐了解一下?

  

  大家好我一本满足了

  

  

76L 啊啊啊啊啊啊

  

  楼上我也是!!!

  

  

77L 了解了解

  

  all唐妙啊

  

78L 他炒鸡帅

  

  我觉得我了解txy实在是还停留在表面啊

  啧啧啧让我来看看我站哪个cp比较好

  

  

  

  



……

  

  

  

  



……

  

  

105L 未来名侦探

  

  wc唐晓翼你回来了你都不和大家说一声?!就先去找亚瑟和乔治了?还新找了一个小队?

  

  

  

  



……

  

  


124L 再您妈的见,保您妈的重

  

  这个贴子严重影响私人生活,举报了

  

  

  【该贴已被管理员删除】

  

  END

  

哎呀终于写完了,终于没有咕咕咕了

bug忽视一下吧

第一次写论坛体有什么意见和我说啊!!

占tag致歉

辣鸡小文手想扩一些查九圈的太太


不知道可以吗


【疯狂炸眼】


那个,看到我请催我更新


问个问题


有人还记得打官司那篇文吗


如果没有我就不写后续了


如果我有。。。


我还是不写


【摄殓】照片

给我家那位 @木子千一(在线等约稿嘤 的千粉贺文

ooc

没有逻辑

意识流

  

  

  看到这个人太多次了。

  

  
     约瑟夫在心中想着。

  作为一个摄影师,他见过的人实在是太多,但是这个人实在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第一,见到太多次了,真的很多次。你们不要认为我在废话,这是强调。自从他搬家到这里来,基本上每天上下班都会遇见这个人,而对方也没有说什么眼熟了去给他打招呼,只是淡淡走过,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会给。

  第二,这个人的打扮太奇怪了。这么久以来,约瑟夫觉得他似乎每次都穿的一样,并且戴着个大大的口罩遮住了几乎整个面庞,刘海还遮了一点眼睛,实在是过于神秘。约瑟夫很想摘下他的口罩去问问他的工作到底是什么。

  

  因以上两点,约瑟夫最近实在是耐不住好奇心,准备在再次遇到他时打打招呼。

  

  

  不过事实证明,flag不能乱立。

  

  

  因为flag一立,这个人就不见了。

  

  

  

  直到现在。

  

  

  约瑟夫露出自己一直绅士的笑容,秉承着不让flag倒下的心情给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的人打了个招呼:“你好。”

  却被对方一个冷眼击回来。

  “那个,一直住在一栋楼里,也见到过很多次,想认识一下,我叫约瑟夫。”

  “你好,我叫卡尔。”

  

  约瑟夫听着他冷淡的声音,觉得自己不该如此莽撞,细细思考着该如何结束这尴尬。

  

  “我最近心情不好,对人态度不怎么样,你不要介意。”

  “啊没有关系,”约瑟夫一边惊讶着他的主动开口,一边回答道,“是出什么事了吗。”

  

  “我是一位入殓师,”听到此句,约瑟夫不免有些意外,这个职业的人实在是不多,可卡尔的下一句话让约瑟夫毫不掩饰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收到了我父母的尸体。”

  

  “我见过太多死人,本以为已经看淡了生死,但看到他们的那一刻,我还是崩溃了。”

  

  “我今天的话是不是有点多,抱歉。”

  

  

  “……不不不,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沉默了很久,约瑟夫终于开了口,但还是无法回过神来。

  “没关系,这几天我终于有了应该可以倾诉的人。”卡尔的似乎是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心情颇为不错,转身离开。

  

  倒是约瑟夫看着他的背影还有些愣怔。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约瑟夫在心中默念。

  

  不要问我他是怎么从一双眼睛和一头毛看出来的 。

  

  

  第一次打招呼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将两人的距离无限拉进,约瑟夫在心中仔细盘算着该如何进行下一步。他回到房间,再次拉开抽屉,目光像是要把抽屉中唯一的那张照片盯穿。

  

  

  一家三口。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来做你身边的那个人吧。

  

  

  

  

  又过了普通的一周,还是像以前那样普通地在楼道中碰见,然后普通地打招呼,然后普通地分开。

  

  约瑟夫知道,他快忍不住了。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约瑟夫一把拉住了卡尔。

  

  还未等对方惊愕地想要甩开他的手,约瑟夫就已经用唇覆上了对方的嘴。

  

  约瑟夫真正干了这件事才觉得自己一点把握都没有,没有干过这档子事,生疏的很,还是凭着自己的了解,小心翼翼的撬开对方的唇向更深的地方探索。

  

  卡尔一开始想推开将自己压在身下的那人,失败后只好作罢,有些气愤地回应起来。这便成了唇齿一场激烈的斗争,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最后还是以卡尔一口咬上约瑟夫的唇作为结局,两人的唇终于分开,还牵扯出了一根银线。

  

  

  “你逃不掉的。”约瑟夫一抹嘴角,笑道。

  

  

  

  END

彩蛋:

  卡尔:“所以你到底是谁。”

  约瑟夫:“你的男朋友。”

  

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心,我对不起你我拖了这么久

  
我居然就这么把我的第一次交出去了

  

  

第一次写吻戏你们别想多了

除了我家那位其他人不许转载
   

  

【all唐】静候故人归

用爱发电
ooc

  

    

    “多多,你知道唐晓翼多久回来吗?”

  经过了一个学期的苦熬,DODO冒险队终于迎来了暑假,并且理所应当地作为亚瑟的朋友登上了大西洋船王的豪船来享受海上的美好时光。

  

      他们却是没想到亚瑟竟是一来便问了他们这样一个问题。

  惊讶之余多多他们的回忆也被着实被这句话唤起了一些回忆,那个毒舌,气死人不偿命,却会在关键时刻站出来保护他们的少年。

  

    “爷爷说唐晓翼的病会被泉水治好就一定可以的!”虽然并不明白亚瑟不同寻常的情绪,但是看到他知道小伙伴们也不清楚时的神情,他还是毅然站出来去鼓舞大家。

  “汪!是啊亚瑟,你要相信墨爷爷。”查理也站出来。

  亚瑟却像是没听到一样,自顾自地坐在了大厅里的沙发上,湛蓝的眼里不同于平日的平静还海面而是波涛的海浪,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其实我和晓翼认识也不久,比你们还要晚一点。最初我只是觉得他是小雪的后人,和他说比较说的来,不管是关于冒险协会的事,还是说些他奶奶的往事。”

  

    “幽灵列车那次,我本来不是很愿意,但是他着实说动了我,我诚心帮了他。虽然后来发生了一些意外,但是他的责任心很让我感动。那时我就觉得,这个孩子真的很棒。”

  小伙伴们也突然有些想念了那时,虽然他们被骗的晕头转向,但是最后却是对唐晓翼多了一些好感。

  “洛基当时和我说的话实在是让我慌了,但是后来多多爷爷的话又让我振作起来了,我觉得我要等他回来。”

  亚瑟的声音慢慢平静了下来,像海上和煦的风,直直吹如小伙伴们的心里。

  “我今天是不是说的太多了。”亚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停下,对小伙伴们尴尬地笑笑。多多连忙摆手,“没事没事的,我们也很想他的了。”

  

  
     “不介意便好,那就好好享受这次海上旅程吧!”亚瑟挥挥手,便有一个仆人前来带大家去到各自的房间好好休息。

  查理回头看了看亚瑟离开的背影,觉得那片平静的海面深处隐藏着波涛在涌动。

  

  
 
  “竟然是来了海龟岛!”多多几人惊讶的叫了出来,亚蒂微笑着看着他们,眼神中有些愧疚,“啊,好像之前忘记和你们说了呢,最后的目的地是海龟岛来。”

  不过小伙伴们已经没有惊讶的情绪了,他们略微兴奋地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天和海一样的湛蓝,日光普照却不知太阳在何处,海面上漂浮着朵朵白云,实在是太美了,小伙伴们在心中感叹。

  在亚瑟的带领下,多多一行人走进了校园,便看到了那熟悉的,火红的颜色。

  是红发党!

  多多心中一凛,刚想上前和经过几次合作已经较为熟悉的乔治打招呼,结果他自己走过来,人却是对着亚瑟,“你怎么来了。”

  他们认识?多多在心里疑问,却是没敢说出来,他看着亚瑟笑着回复:“是啊,有什么问题吗。”亚瑟虽然矮小了一些,但是在气势上完全不输给乔治啊,多多在心里感慨着。

  乔治习惯性的皱皱眉,说到:“唐晓翼还没回来,你这来怕是要空手而归了。”

  乔治的话让小伙伴们惊呆了,亚瑟原来是来找唐晓翼并把他带走的吗?去哪里?

  “无妨,我只是想静静等他回来罢了。”

  

  “巧了,我也是。”

  

  END

我滴妈我在写个啥,而且还短。。。
emmmm反正下一个脑洞已经有了,只不过不知道多久写罢了  

【裘杰】甜点

给我家亲爱的的生贺 @木子千一 ,虽然已经过去很久辽

ooc

bug自动忽视可海星


裘克的心情很烦躁。

所以即使是月亮河公园,也不能让他像大多数人类想象的那样佛系下来。

组装,无线冲刺,恐惧震慑。

一个慢慢悠悠翻着板的医生倒地了。

天色暗了下来,给月亮河公园罩上了恐怖的气息,阴沉而又压抑,这使人类那边有些乱了手脚,他们似乎正计划着去过山车来着。裘克似乎听到气球上挣扎的医生的喃喃抱怨,冷哼一声,利落地将她放入椅子。

马戏团中孩童的嬉笑声被黑暗无限放大,一点点侵蚀这求生者的心,裘克却不受影响,盯着一旁前来救人的佣兵。

看着这个人,他的眼前渐渐浮现了那天那人不同于平日那样绅士的高声对着他呼喊,还有那个被挂了很长时间的佣兵。

他很清楚,那天,那人带了玫瑰手杖。

心中的怨恨使裘克的眼神变得精细,佣兵骗刀救人的动作在他的眼里变得漏洞百出,他成功在佣兵真正救人时的恐惧震慑了他,虽然有十五秒的延时让佣兵还是救下了医生,但是他还是倒地了。

裘克冷笑一声,

很快,和平常一样,四杀达成。

但是却没有像平常一样嗜血后有些变态的兴奋感,只是在回监管者宿舍的路上不自觉地焦虑,大概是因为那个人已经离开自己的世界里了吧。

矛盾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引起的,两边却都不愿去妥协,梗着脖子开始冷战。

谁不是想和好的呢,可谁都不愿意去迈开这看似伤面子的一步。

裘克抓了抓头发,想起那人当时傲娇的姿态,倒是更不知如何去开口了。


直到一股熟悉的香味从鼻尖窜入混沌的大脑。



抑制不住地,疯狂地,奔跑。



直到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大概是为了迎合手中的食物,杰克真的换上了一身粉嫩嫩的西服,整个人显得十分高挑,裘克嘴角不禁上扬到一个弧度,他走上前去轻轻环住眼前这个人的腰。

“我爱你,我的变态绅士。”

“哼。”

END

好短啊啊啊,而且不怎么好,没写过他俩的文手感是真的不好,希望亲爱的不要嫌弃!

除了我家那位其他人禁止转载。

有人吃这个骚操作吗
有人吃我就产点粮

占tag抱歉

[韩叶]当然是以身相许才可以了(上)

又名(真正的题目)《老叶打官司》(不是!没有!划掉

你们不要相信这逗比的标题和副标题,这文挺正经的

上和题目没啥关系(其实下和题目也没啥关系(bushi

我就是这么取名废

律师韩×作家叶

私设有,ooc一堆,文笔渣,bug有,欢迎捉虫

中间有些关于法律和出版社什么的的东西完全是我瞎掰,求各位不要太认真(开心就好(bushi

想吐槽或者给我科普一下的走私信(我很要面子的(不过没人理你








“君莫笑大大在吗?”叶修的微博私信提示音突然响起。

“怎么了?”叶修虽然不用微博,但由于工作的原因一直有一个微博挂在那里,也并没有什么人找他,这一个私信吓到了他。

“那个,我在一个网站里面看到了这个。”紧接着,对面就发来了几张电脑的截图,然后是一个链接。

叶修直接略过图片打开链接,就看见了和自己正在连载的小说有这相似度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文章,有些地方甚至只有几个字的差别。

好奇心害死猫,叶修第一次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但是他倒并不后悔打开链接,他知道盗版这种事对于一个作家迟早回来,他甚至还觉得自己烂熟于心的那些字眼这样地出现在这里有些好笑,只是——

他看着链接的地址嘉世小说网--那是他所在的出版社的网页版。而责编那一栏的名字更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陶轩,自己的老板。

叶修盯着那几个字沉默了许久,心中一团无名的火生起,手上却还是冷静地给他的粉丝道谢告诉了他这件事情。

看着对方一个劲地道着没关系,告诉他是自己该做的事,叶修也是有些暖意,却还是抵不过自家老板做的事情带给他的冰冷。

“喂,陶轩吗?”道完谢,叶修一推键盘,从抽屉深处掏出自己只用来和出版社联系的老年机,给陶轩打了电话

“叶修?找我什么事吗?是又要要拖稿吗?我告诉你是不可能的,你说什么都没用,必须按时交。”电话那头非常流利地回应到。

“额,不是我不是来说这个事的,”叶修心里的火被他这么一连串的说辞浇灭了大半,一边在心里吐槽自己哪有那么爱拖稿,一边嘴里还是道出自己打电话真正的用意。

“那个叫离恨剑的作者是你负责的吧,我都看到了,你来解释一下吧。”叶修平时带有嘲讽的声音在这时不带有任何感情地通过话筒传到陶轩耳里,听得心里本就有鬼的陶轩直发毛。

“……嗯,是,就是我让刘皓披着这个马甲去这样干的。”陶轩似乎是在边说边给自己打气,声音从开始的小声逐渐有了底气,甚至情绪激动了起来,“你什么活动要不参加,连签售也不去,写得好又怎么样!公司一点利益也没有!公司要的不是你的文章好!再好也没用,人气再高也没用!粉丝的要求你一个都不会满足,公司没有一点利益,你懂吗!”陶轩最后几乎是吼了出来,仿佛叶修真的是有着滔天大罪。

“好的,我知道了,既然你这样想,我们也不用再合作了,解约便罢。”叶修还是很平静,嘴角甚至还有着弧度,不过大概是怒极反笑。


叶修说完便挂掉电话,将手机扔回抽屉深处,然后趴在桌上,揉揉自己已经有些遮眼的头发,看着电脑桌面上的那个自己常用的打字软件,第一次对自己的写作生涯有了迷茫的情绪。








韩文清没想到他能在酒吧见到平日滴酒不沾的叶修。

他虽然作为青岛人酒量不差,但却不爱喝酒,也不是很爱来酒吧这种有些混乱的地方,但这次是因为事务所搞定了一个大官司,收入一大笔经费,几个事务所里的人拉着他来到了这酒吧说是喝点小酒庆祝一下。

说到底他们就是想喝酒了。

但是韩文清也不会阻止,这次官司收入很大,对事务所也有很大的好处,韩文清自己也挺开心,只不过面上不会表现出来。

即使有所表现,也一定不是和张佳乐为首的等人群魔乱舞。

韩文清有些无语地看着自己身旁的那些同事,明明平时都十分正经的一个二个喝了酒以后简直不忍直视。若不是还有个清醒的张新杰在旁边,韩文清真的会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奇妙感觉。


然后本是静静坐在那里拿着酒杯时不时小酌一两口酒的韩文清就隔着酒吧里的五颜六色的彩灯,在吧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对韩文清太过刻骨铭心,他的大学同学、舍友,大家口中的“宿敌”,更是他的心上人。

从大学毕业以后,大家分道扬镳,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了。

当时,就差一点,就可以……


身体的动作显然要快过大脑的指挥,韩文清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将酒杯“砰”地一声放在桌上,杯中酒的流光倒映着他激动的神情,周围的几个同事都面带诧异地盯着他。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韩文清小声道歉后径直向那人走去,也不管身后张新杰的疑问,只是一心想再和那人说说话,却也忽略了酒量不好的对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叶修?”韩文清走到他跟前,试探性地喊了他一声。

“老韩?”面前那人晃了晃脑袋,眼睛眯成一条缝去看他,先是被韩文清不怒自威的钱包脸吓到了一下,然后又是摇摇头,“我真是喝出幻觉了,怎么可能再看到老韩。”

可能也是喝醉了,韩文清看着眼前那人头痛欲裂的模样才想起这人根本不会喝酒,胸中莫名燃起怒火,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刚想质问那人为什么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才发现对方脸上有什么反光的东西。

韩文清动作一滞,原本要出口的怒吼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声音不自主地放柔,“你还好吗?”

认识这么久以来,韩文清第一次见面前这个男人落泪。


“我没事。”韩文清难得地温柔,叶修却并不领情,伸手就要推开韩文清的束缚,嘴上还硬着。

“叶修。”韩文清唤着叶修的名字,语气已经是有了命令的意思。

“我没事,我没事…”

叶修还是重复着这三个字,泪水却已经再次滚落。

“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可以帮你。”韩文清有些慌张地去拭叶修的泪,看到似乎无用,他心中一急,不管旁人惊讶的目光,猛的将叶修塞怀中,让自己的衣衫吸干他的泪。

叶修被对方近在咫尺的体温惊了个半醒,发现挣不开后便乖乖待在了对方怀里,“陶轩,他盗了我的版权。”叶修已经冷静的声音传了出来,闷闷的。

“陶轩?他不是你的老板吗?”韩文清对叶修的工作也有一定的了解,此时不得不有些讶异。

“是啊。”叶修在韩文清怀里竟是笑了,可以算是给了自己版权的人却盗了自己是版权,这倒是的确可笑。

“你可以上诉。”

“哥哪有那个钱啊,我就一码字的。”叶修无奈地说到,他不是没想过,但他对这方面了解不多,而且请一个律师太贵了,他最后只好作罢。

“你是不是忘了你就正抱着一个律师。”沉迷许久,韩文清开了口,声音听不出感情。

这人真傻,他这样想着。


说完他便感受到怀里的人明显的僵硬,叶修抬起头来把他已经没有多用力的手推开,尴尬地朝他笑笑,眼睛还红红的。

他看了看韩文清湿了一片的衣服,“啧,谢谢肩膀了啊,拜拜。”说着便走出酒吧,脑袋还有些疼,脚步有的不稳。

韩文清盯着他的背影良久,也没有在意对方没有回应自己的话,只是觉得自己似乎醉了

大概是醉在了叶修那双透亮的眼睛里罢。

“哟,老韩,看上人家了。”张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勾着韩文清的肩膀非常熟稔的样子说到。

“滚。”

张新杰在一旁意味深长地推了推眼镜。






第二天,叶修便收到了韩文清的QQ消息。

“你现在住哪里。”

“哟老韩你要干嘛,黑社会大佬入室抢劫吗!”

“……”

“我来帮你。”

韩文清这么一说叶修倒是想起了,他当时被韩文清提醒想起后只顾着尴尬去了,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也没怎么注意韩文清之前的话就拖着醉醺醺的身子离开了,一个晚上过去,再加上喝酒产生的头疼,他还真忘了这件事。

“就住在之前的小房子,你知道的。”叶修仔细想想后,觉得似乎这样也不错,便告诉了韩文清。


倒是那边韩文清看到这条消息后久久不能平静,那是叶修在大学的时候租的一间房。因为每年有一段时间宿舍不开门,而叶修不回家,在学校附近和他那个不是亲生的孤儿妹妹苏沐橙租了那间房。

他作为叶修的舍友在苏沐橙出去和她闺蜜旅游时去过那里一次,然后就被震撼到了。

因为那实在是太小了。

虽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但是床只有一张,叶修肯定让着女孩子然后自己打地铺,当时和韩文清抢也说着自己习惯了。

他不知道叶修这几年为什么不回家,他也不想知道,但是他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每年要委屈自己和苏沐橙一起在这里住上几天。

“我可以回家,可沐橙怎么办啊。”叶修当大概是
这样说的,带着和平常一样不经意,韩文清却看着叶修的神情心中绞痛,觉得有什么东西藏在他的眼睛里。


“你为什么还住在那里?”韩文清一想到他还窝在那个小地方,心中一阵烦躁,抓抓他有些扎手头发。

“不然呢,那地方便宜啊。”叶修一如既往地随意让韩文清眉间的痕迹更深了,手上的力气像是要把键盘摁碎。

明天去找他问清楚,韩文清愤愤地想着,要不是今天实在没有时间……


另一边的叶修却并没有感受到韩文清对他冲天的怒气,他坐在电脑前,视线朝下不知盯着哪里,眉头微皱,想着接下来的剧情。叶修说是坐,倒不如说是蹲在电脑椅上,窝在椅子里一团,似乎是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他兴奋地舒展开来,双手放在键盘上打字如飞。







韩文清在叶修家门外快要急疯之时终于听到了里面有动静。

他早想到叶修不会早起,便特意快到中午时才去叶修家,敲门过后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韩文清怕他没有听到,便一次次的重复,给叶修发消息也不回,韩文清实在想不到他还能去哪里,便只好待在门口等着。

当他再次将手覆在门上想要敲门时,里面有了声响。

“谁啊?”叶修的声音慵懒而充满了疲惫,边说着边打开了门。

“我。”韩文清言简意赅。


叶修看到韩文清的瞬间就清醒了,韩文清虽然只比
他高三厘米,但是身材却强壮了不止一点点,在门口站着完完全全将叶修罩进了阴影里。身上的黑色体恤不知是不是故意的,稍微紧身,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的腹肌。下半身的牛仔裤勾勒出韩文清完美的线条,整个人以一双皮靴完美收场,连黑脸似乎都没有那么吓人了。

然而就算看到这样帅气的韩文清,对叶修来说清醒只是一瞬间的事,下一秒叶修就转身回床上继续睡觉。

韩文清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这个人只是还在睡觉而已。




但韩文清一进门便又不冷静了,房间里脏乱倒是说不上,韩文清只是一眼就看见了桌上的烟灰缸里高高耸起的烟屁股,和桌角的吃完方便面留下的遗骸。

而那人却是没有看到韩文清几乎要化为实质的黑气,被被子捂住的声音不太清楚,“随便坐。”

韩文清想到自己还并没有一个身份去教育叶修,却在还打开的电脑上看到了什么。

“你昨天熬夜了?”

“啊,是啊,灵感来了停不住。”韩文清并没有意外,心想果然,看他熊猫一般的黑眼圈便知道了。

“一晚上没睡?”

“额……”听着韩文清质问的声音,叶修理直气壮的口气突然减弱,他翻过身去看韩文清,对方眉头死紧,低着头不看他。

叶修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你能不能好好照顾一下自己!”韩文清已经竭力克制,但还是吼了出来,“书都被自己老板盗了,还码什么字。”韩文清似乎已经冷静了下来,转向电脑,拿着鼠标关掉了那个界面,音量也回到正常。

但是他说出口便后悔了。


他知道写作对叶修的意义,那个人甚至似乎是为了这从家里跑了出来,除了学校便是住在这里。

头有些僵硬地转向叶修,叶修却已经翻了个面转向墙壁,韩文清想说点什么,却连嘴也张不开。

他就像一个等待刑罚的罪人,等着叶修开口。

“你走吧韩文清,我不需要你帮了。”

叶修毫无感情的一句话让韩文清的心沉到了海底,黑暗,冰冷。

TBC

赶脚老韩蜜汁ooc地厉害?见到老叶就生气是什么debuff蛤蛤蛤(我 吐 槽 我 自 己

有意见可以提啊啊

心情如ID,很想要评论

催更也可以啊!(虽然催了也不更(被打

喜欢可以留下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再走咩?

一个摸鱼



韩文清从美术馆出来后看到一个俯在地上画画的
人。

他是一个大学生,暑假被学校发派到这里当志愿者,有着一个“体验社会”的好名号,他却并不觉得这适合他这个对美术一窍不通的人。

不过这么久以来,他不是第一次看到这里有画画的人,但是这是第一个让他驻足围观的。那人画的是一个扫地的山僧,看着那地上的一片落下的枫叶,韩文清看出来了,那是诗句“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

他自诩不懂画画,但这么多天在美术馆中耳濡目染,也是对绘画有了些感觉。但他现在画完后正在改的细节,韩文清确是一点都不明白。

画画的人只用了黑白二色的彩色粉笔,用着自己的
手去揉搓来形成渐变,因此手上已沾满了黑色。韩文清却觉得那黑白在那个人的手下像是有魔法一样,在他眼里呈现出了一幅有色彩有感情的画面。

这和之前那些在这里画的普普通通的一些图形自然是不一样的。

看到不远处一个放钱的有些破烂的小碗,韩文清不自觉地从包里掏出一张二十的钞票,放进那个碗里。

画画的人看到又有人放了钱,本想习惯性地微笑道谢,却看到那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面值,和碗里的一些硬币有着极大的对比,他不禁一愣,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

韩文清看着眼前这个人,头发有些乱,刘海遮了些眼,似乎是因为生活的颠沛流离有些憔悴,但是睫毛很长,眼睛因为笑容弯起,人很瘦,脸尖尖的,但也不过分,恰到好处——

这个人,很好看。

韩文清觉得他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他突然觉得找到了在这里做志愿的意义。




没有看到韩文清的呆愣,那人已经画完拍拍手站起,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韩文清赶忙迎上去,伸出右手,“那个,你好,我叫韩文清。”

对方抬头,盯着他看了一眼,笑到:“你好,我是叶修。握手就不用了,我手太脏,等等啊,那边有一个水龙头我去洗个手。”

韩文清跟过去时叶修已经搞定了,韩文清低头想要去看他的手,便又一次愣住了,那就像一个玉琢的工艺品,水冲过将它原本的相貌露了出来,白净,修长,骨节分明,和叶修本人倒是很符合。

“你往哪走?”韩文清紧盯了一阵,盯得叶修不适应地收回了手后,韩文清终于反应了过来,问了他之前就想问的问题。

“啊,我和你走一边。”



后来几天,便一直持续着这个状态,韩文清在出来的时候等着叶修画完,然后和他一起走回家,在一个路口道别。

如果第一天只是驻足而已,那他现在就是真的很佩服叶修了,不管是风景还是人物,他都可以用黑白二色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并且都撩拨这韩文清的心。这么多天,画已经占了美术馆前的空地的大部分,叶修一边庆幸着没有下雨,它们一直保留在那里,一边心疼那些被路人踩花的地方。

“这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吧。”韩文清从美术馆出来后,看着叶修的画,说到。

“是啊是啊,这还看得出来,我还是画的挺好的嘛。”叶修头都没抬,但是他的声音告诉韩文清叶修一定在笑。

韩文清心想他哪里只是画的不错,却不知为何不去用这份手艺去找一个像样的工作。他在心中纠结了许久,还是没有问出这个问题,可能是有什么苦衷吧,盯着叶修认真的背影,他想。


“滴答。”

“wc下雨了。”叶修一不小心便爆了粗口,不过韩文清也很理解,他知道这些天叶修有多不想下雨,他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付出的那些画就这样毁于一旦,就像他不知道私底下骂了那些踩过他画的路人不知道多少次,却还是自己小心翼翼地补上。

“走吧,这大漠孤烟,也是完不成了。”韩文清还没有开口安慰,叶修自己便已是撑伞准备离开,嘴里还嘟囔着:“可惜不能让它们在这里多待一会啊。”

韩文清急急忙忙地跟上,他看着叶修这样,心里也是跟着一揪一揪的,他还是想出声说两句,但是话却卡在喉咙,不知道说什么。

“好吧。”他最后就只说了这两个字。




第二日韩文清再走出美术馆,却不再见到叶修了。

大雨把一地的艺术品冲刷得一干二净,那一幅幅的图像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第三天他也没有看见叶修。

第四天…

他觉得他不会再见到叶修了,对方或许只是在这里停留几日便离开,他甚至可能没有一个固定的住的地方,一直在不同的城市之间流浪。

只是,叶修他是不是知道自己的网名是什么?

韩文清还没有得到答案。





再无音讯。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赶着七夕的末班车发了这篇文。

这个ooc貌似有点严重来着……

本来只是个脑洞的啊你看我名字都没取,结果一写写这么长。

说不定我哪天想起了我把这个补得更长……

话说本来有一篇早就说要开始写的文结果被各种脑洞拦下……

嗯……七夕快乐!